第三百六十三章 市里是什么態度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何日請長纓第三百六十三章 市里是什么態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后世有一個笑話,說大學宿舍里6個同學,能夠組成8個微信群。www.xs8.la現實中的芮崗也是如此,十幾萬家民營企業采用各種組合方法,建立了上百個各式各樣的協會和類似的團體。在這其中,芮崗市民營企業家協會無疑是規模最大也最具權威性的一個。

  由民營企業家協會的49家理事企業聯名發起的“我為國家發展助力”電話簽名活動,得到了全市大多數民營企業的支持。短短幾天時間,征集到的簽名已經超過了5萬,協會辦公室緊急增加的20條簽名電話熱線幾乎片刻不停,甚至凌晨一兩點鐘都有電話不斷地打進來。

  對于電話簽名這件事,芮崗的許多中小企業老板一開始都是莫名懵圈的。有心人注意到,協會一共是有50家理事企業的,都是芮崗最大的民營企業。可發起簽名的卻只有49家,唯一被遺漏的一家名叫錦盛集團,也是整個芮崗的著名民營企業中名聲最為不堪的一家。

  “是錦盛集團出事了嗎?”

  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能夠辦起企業來的人,腦子都不會太笨。事有反常必為妖,這是每個人都懂的道理。協會好端端地突然發起一場全市大簽名,而發起單位中又獨獨漏掉一家企業,這不分明就是說這家企業出了問題,其他企業出于自保的目的,要和它進行切割了嗎?

  有些企業主平常也是喜歡看報的,聯想到幾家國內主要媒體過去幾天報道的消息,事情的輪廓自然就浮現出來了。有些企業主不太關心時事,但也都有一些消息靈通的同行,稍一打聽就知道了,原來是這家曾經在芮崗攪得雞犬不寧的錦盛集團不甘寂寞,又到國家層面上鬧妖去了。現在上頭的領導不高興了,事情很嚴重。

  錦盛集團是民營企業家協會的理事單位之一,所以高錦盛是最早知道這次簽名活動的。接到協會辦公室發來的函,高錦盛第一個反應是憤怒,第二個反應是不屑,第三個反應則是琢磨著要采取一點什么行動,好好地和自己那些趨炎附勢的同鄉們講講道理。

  當然,這個講道理的方式會是比較粗暴的,怎么也得讓那些挑事的企業付出一些沉重代價才行。

  高錦盛唯一沒有考慮的,就是這次簽名活動會對自己產生什么影響。在他看來,協會不過就是一個草臺班子,大家湊到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交換一些信息和關系。錦盛集團每年給協會交10萬元的贊助費,算是協會的金主。協會如果敢做出一些對錦盛集團不利的事情,高錦盛會讓財務取消今年的贊助,讓協會那幫吃閑飯的家伙知道誰是親爸爸。

  “高總,出事了。”

  秘書譚茂杰匆匆忙忙地跑進高錦盛的辦公室,向他報告道。

  “出什么事了?”

  “紅敦項目那邊打過來電話,說工商銀行把項目的資金凍結了。”

  “把資金凍結了,什么原因?”高錦盛皺著眉頭問道。

  紅敦項目是錦盛集團在芮崗開發的一個大型房地產項目,也是集團最近兩年投資的最大的項目。按照預先的測算,紅敦項目能夠給集團帶來不少于15億元的利潤,這也是高錦盛隨隨便便就敢于拿出幾千萬去支持夏一機床價格戰的依仗之一。

  房地產項目的前期投入不少,其中一半以上來自于銀行貸款。錦盛集團實力雄厚,信用良好,芮崗的各家銀行都愿意向錦盛集團發放貸款,有時候甚至可以說是求著錦盛集團貸款,高錦盛從來就沒有擔心過資金短缺的問題,也從來沒有遭遇過銀行凍結資金的事情。

  “原因……,項目部那邊沒說。”

  譚茂杰一句話涌到嘴邊,又硬生生地咽回去了。他用腳后跟思考,都能猜出原因是什么,也只有這個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的高錦盛還會問這種白癡問題。

  可面對一個白癡老板,最好的辦法就是裝得比他更白癡,這樣才是最安全的。

  高錦盛想了想,拿起手機,撥通市工商銀行行長康棟的電話:

  “喂,老康嗎,我高錦盛啊!”

  “哦哦,是高總啊!”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熱情的聲音,高錦盛沒有聽出,那聲音里帶著幾分慌亂。

  “老康啊,我想問一下,工商行把紅敦項目的資金凍結了,這件事你知不知道?”

  高錦盛沒有繞彎子,直截了當地問道。若干年前,高錦盛到工商行去跑貸款,態度是十分謙恭的,見誰都叫對方的官銜,實在沒有官銜的,也要尊敬一句“老師”。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他與工商行人員之間的關系就顛倒過來了,對方對他客客氣氣,而他則可以趾高氣揚,即便是對康棟這樣一位比他年長十幾歲的老行長,他也可以直接稱一句“老康”,絲毫不用擔心對方會不悅。

  “紅敦項目?讓我想想……”康棟假意地沉默了幾秒鐘,然后才說道:“嗯嗯,好像是有這么回事……”

  高錦盛才不會相信康棟的做作呢,紅敦項目這么大的資金盤子,背后又是錦盛集團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工商行要凍結項目資金,哪有不反復斟酌的。康棟裝著一時還想不起來的樣子,分明就是心里有鬼嘛。

  “老康,這是怎么回事?”高錦盛不客氣地質問道。

  “高總,你別急。這件事嘛,……其實也不是我們工商行決定的,是上級領導交代的,說紅敦項目可能涉及到一些問題,資金方面要暫時進行控制。你也知道的,我們這么一個小銀行,凡事自己也做不了主……”康棟訥訥地解釋道。

  高錦盛冷冷地說:“老康,你覺得我是三歲小孩嗎?你編這樣一個理由出來,我會相信嗎?我就問你一句,是不是有誰給你打了招呼,想從我這里要什么好處。你把他的名字說出來,該怎么做,我會把握。”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康棟賭咒發誓道,隨后便換了一個推心置腹的口吻,說道:“高總,你這幾天是不是在外地?芮崗這邊的動靜,你一點都不知道嗎?”

  “動靜?你是說那個簽名的事情?”高錦盛問。他當然也不至于遲鈍到不懷疑眼下這件事與簽名的事情有關,只是不明白工商銀行為什么會摻和到這件事情里去。

  康棟說:“就是這事。高總,這件事鬧得有點大,聽說省里也有領導說話了,我們省分行那邊專門打電話過來問我們是怎么回事。關于暫時凍結紅敦項目資金的安排,就是……”

  說到這,他停下了。有些事情他是不便直接告訴高錦盛的,能夠拖個長長的尾音暗示一下,就已經算是違反規定了。

  “簡直是胡鬧!”高錦盛怒罵了一句,也沒和康棟再多說一句,便掛斷了電話。

  在電話那頭,康棟聽著聽筒里傳出來的盲音,臉上露出一個厭惡的表情:

  尼瑪,你都要完蛋了,還給老子擺譜!

  高錦盛自然不會去琢磨康棟對他有什么意見,他思索了幾秒鐘,重新拿起電話,打給了華云生。

  “云生,企業家協會那邊搞那個大簽名,這件事是市里安排的嗎?”高錦盛問。

  華云生的聲音里透著幾分疲憊,他說道:“這件事不是市里安排的,是企業家協會那邊的一些理事單位自己發起的。不過,開始正式簽名之前,他們倒是向市里做了一個報備。”

  “市里是什么態度?”

  “莫市長說,這是企業自己的事情,市里不反對。”

  華云生說的莫市長,是芮崗分管經濟的副市長,名叫莫守勤。高錦盛和莫守勤是經常打交道的,說不上有什么良好的私交,也就是互相熟悉而已。高錦盛知道,莫守勤對于他在芮崗做的很多事情都不贊成,但礙于錦盛集團在當地經濟中的地位,又不便對他發難,所以就只能是敬而遠之,以求相安無事。

  這一次,企業家協會發起大簽名,別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守勤豈能不知道?在明知一項活動是針對錦盛集團的情況下,莫守勤說不反對,其實就是在暗中支持了,這一點高錦盛是懂的。

  “云生,市里是什么意思?難道真的要因為報紙上那幾篇文章,就跟我過不去?”高錦盛問道。

  華云生說:“錦盛,我跟你說過的,這絕對不是幾篇文章的事情,而是有國家意志在后面推動。這幾天的報紙上,一直地討論發展民營經濟的得失,還有搞文化的學者在分析井南的商業文化,說咱們這里一向有和國家離心離德的傾向,還舉了明朝和清朝的例子。你想想看,這意味著什么?”

  “這不是牽強附會嗎!”高錦盛急了,這都哪跟哪的事情啊,明清的事,怎么就扯到現在來了。與國家離心離德,這得是多大的一個罪名,真擱在明清時候,夠什么錦衣衛、血滴子之類的跑來殺個人頭滾滾了。

  華云生說:“這是不是牽強附會,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你想想看,有了這樣的傳言,省里的領導會怎么看?省里領導有想法了,市領導又會怎么做呢?”

  (本章完)

何日請長纓 https://taiwan.8wav.net/Read/64000/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